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带着老公偷人
带着老公偷人
和丽萍偷情,总觉对不起她,毕竟我和她还是朋友,但无论如何,我还是
亏的一方,如我继续和她见面,我知道难控制自己,一再与她上床。为免一错再
错,惟有避开她。
  她说是否怕别人知道那件事,我坦然直认。岂料丽萍说了一句令我吓了一跳
的话。她微微笑著对我说,不怕老公知道 .
  她老公知道我和丽萍上床,为甚么他竟若无其事。我实在摸不著头脑,到底
发生甚么事?
  丽萍似乎亦看出我的迷惑。她向我解释原因,我才恍然大悟,难怪她老公不
怪责我。原来老公和丽萍的思想开放到我始料不及。丽萍性欲急强,那一晚和她
交手我已经领略到。而老公最近因为身体有点毛病,暂时未能满足丽萍的需求,
他不想丽萍每晚受欲火的煎熬,夜夜难眠,让她找其他男人他又不太放心,怕有
其他麻烦。
  我是他信得过的朋友,遂成为他的替身,去满足丽萍的需要。丽萍说出来,
我才想起难怪近期她老公少与我一起去寻芳猎艳。原来另有苦衷,至此真相大白
  不过回心一想,这也没所谓呀!正是一家便宜两家著,大家都没吃亏。丽萍
不再付钱找男妓,我又不用花钱去玩女人。既然老公授意丽萍可和我上床,以后
我亦毋须偷偷摸摸,名正言顺地和她打友谊波,又可帮老友,真是一举两得。
  这一晚,我又约丽萍上她办公室,准备和她大战三数回合。她准时到来,她
竟和老公一起来,我为之一楞。我暗想,莫非她老公已经恢复战斗力,不用我这
个替工,所以特别和丽萍上来多谢我,我入到房,看丽萍已躺在床上,她上身剩
下浅黄色厘士边奶罩,赤著一双珠圆玉润的藕臂和两只纤纤玉手。下身仅余浅黄
色的迷你三角底裤,亮著两条洁白晶莹的嫩腿及一对玲珑肉脚,她一见到我就招
手叫我走过去。
  看到丽萍的媚态,真是未曾真已销魂,我扑上去,先和她来一个火辣辣的热
吻,她的舌头像一条小蛇,钻入我的口腔,和我的舌头相互交缠,把唾液送向对
方的口中。我还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丽萍已先发制人,解开我的长裤,伸手插
入我的内裤,寻找她想要的东西。她握著我的阳具套动,我的小兄弟很快昂首吐
舌,跃跃欲试。
  这时她老公走入房中,见到我和丽萍在爱抚热身,他作壁上观,看了大概三、
四分钟后,他也把衣服脱掉,走近丽萍身边,要丽萍替他口交。
  我的头埋在丽萍两腿尽处,隔著薄薄的三角底裤去吻她那隆起的地方。反正
丽萍的口也闲著,既然她老公想加入,她当然不会拒绝。丽萍拿著他的阳具凑近
嘴边,张开小嘴,把一小截阳具放入口中。她老公的阳具呈软绵绵的状态,毫无
生气。丽萍很有耐心,用口替老公按摩,舌头撩扫阳具顶端的裂缝。
  丽萍的上半身由老公享用,而我则集中她的下半身。我隔著丽萍的底裤吻了
几下,丽萍的桃源洞受到刺激,开始流出花蜜。蜜汁将小小的三角裤浸到湿透,
大片黑色阴毛浮现,我顺势扯脱那条障碍物,丽萍下体仿似大胡子,遮掩洞口,
我用舌头拨开阴毛,然后和她两片可爱的阴唇接吻,并轻轻嚼咬。她从喉咙间发
出低沉的叫声,口中仍含著她老公的阳具。阳具被她含吹吮吸,仍没多大起色。
  而她老公双手正在搓捏丽萍一对大奶,又用手指去搓她两粒奶头。
  丽萍的上下俱受性德刺激,腰肢剧烈扭动,挺高臀部,示意我加强接触。我
将舌头撩入她的阴道,触到她那敏感点,花蜜又汹涌流出。
  她老公实在不争气,他的阳具仍处于半软不硬状态。丽萍同时在床上应付我
和老公,注意力却集中在我身上。因为她知道老公短期内难寄以厚望,不能奢求
他有好表现。我则不同,她多次和我交手,已概知我实力到那里。她上口含著老
公的软鞭,下口被我的唇舌戏弄得心花怒放。我希望保持实力,可以单用舌头便
令到丽萍有第一次高潮,让我可以少干一次。她老公搓著丽萍两粒葡萄子,越搓
越起劲,丽萍两粒浅粉色的奶头明显发胀突起,她扭动得很厉害。
  丽萍的淫水汹涌,源源不绝流出,沾满我的脸颊。她老公的软鞭放在丽萍口
中,丽萍虽然出尽浑身解数,也无法起死回生,她老公的宝贝仍旧没有起色。我
舔弄她的桃源洞,长长舌头伸入去撩动,刮著她肉洞内的敏感颗粒,她受到我不
断撩刮,身体一阵抽搐,享受到第一次高潮。丽萍高潮来临时,一老公的阳具仍
在她口中,她不受控制地将两唇紧闭了一下,她老公的软鞭被她一咬,痛得跳起
来。
  待丽萍松弛下来,她老公把阳具抽出,看到阳具上留著明显可见的牙印,丽
萍刚才真的咬了他一口。丽萍向老公赔不是,请求他多多原谅,她老公没责怪她,
谁叫自己太不争气,做个堂堂男子汉。
  我叫丽萍先去浴室冲冲身体,休息一会再战。丽萍入了浴室后,我建议她老
公待会试一试上马,或者可以成功也说不定。他面有难色,信心还是不够,恐怕
临门一脚乏力。我鼓励他不要退缩,就算后劲不继,我可以接力补上,叫他尽力
而为。
  他犹豫著要不要试试,他怕自尊再次受创,但不试又心痒痒。这时他从公文
夹里拿出一件东西,形状像一支大试管。他告诉我是最近买的壮阳器,售卖者说
可以藉这支大试管令他重振雄风。
  对于这类东西,我也略有所闻,但从未见过。她老公说试过一次效果不错,
趁这个机会,再试多次,如果不成功,也有我顶上,不用丽萍咬碎银牙。
  既然买了,试一试也无妨。丽萍从浴室出来,她老公要求她帮忙,协助他用
那个辅助器,催谷他的阳具壮大坚挺,而他则用口先替丽萍口交。
  丽萍欣然答允,我坐在一旁观赏,衷心祝他成功。经老公指点丽萍如何使用
那器具,两个人作六九式姿势,各有各做。她老公埋首在丽萍两腿之间的三角地
带,用舌头去舔她两片阴唇。丽萍用大试管催老公软绵绵的家伙,她被老公舔弄
得「依依哦哦」地呻吟,仍要替劳工的阳具做工夫。
  我见到老公的阳具似乎略有起色,开始膨胀,微微抬起头了。丽萍也露出喜
悦的神色,经过一轮努力,她老公终于可以站起来了,他的宝贝也有六、七寸长,
十分粗壮,竖起来相当有气势。这时丽萍早已动情,是时候让她老公的大肉棒进
入了。
  她老公翻过身,跪在丽萍两腿之间,将她两腿抬起放在肩膊,找一个枕头垫
高丽萍的臀部,我看到丽萍两片阴唇张开,像裂嘴而笑,欢迎老公进入。而他在
跳动的肉棒,亦渴望入洞了,对准丽萍的肉洞一挺,插将入去,半根肉棒没在洞
内。丽萍发出一声呻叫,一用力再向前一冲,整根肉棒完全没入。
  她老公没有即时展开抽插的动作,可能他很久没有进入丽萍的肉洞了,恐怕
推送几下便泄,所以要多留一刻,让丽萍那湿湿滑滑的狭窄肉洞包著他的阳具,
享受这温软的快感。
  大概停留不动了十几秒,他才开始慢慢将阳具抽出少许,又再插入,动作缓
慢而且幅度也小,他不敢大起大落抽插,循序渐进,慢慢的一下接一下推送。
  这时丽萍处于完全被动的位置,她不能够自我加快速度迎凑。她老公推送了
十几下,丽萍就被他燃点起熊熊欲火,她受不了慢火煎鱼的动作,她要求给她来
一招观音坐莲,她叫他躺著不动,由她蹲在她上面上吞吐他的阳具。
  本来她老公想由自己控制速度,可以延长时间,无奈丽萍嫌太慢,不够刺激,
惟有顺她意,将控制权交给她。仰躺床上,丽萍把桃源洞对准他仍竖起的大肉棒
套入,她向下一压,全根没入洞内。她一上一落的动作,比刚才的动作快得多。
  就这样套动一她老公阳具二、三十下,一老公便叫丽萍暂停,他快要忍不住
喷射了,丽萍磨得性致勃勃,那里听得到老公的恳求,仍快上快落套动。老共在
丽萍还未到高潮便爆发了,在丽萍洞内喷射,白浆倒流出来,他的阳具迅速萎缩
软化,滑出丽萍的肉洞。
  丽萍在紧张关头,老公便玩完,大为泄气。幸好我在旁已准备好随时上阵,
刚才在一边观看时已受到刺激,我的小兄弟亦站起来,处于作战状态。她老公脚
软堕马,退下火线,我即时接上,虽然丽萍的肉洞口倒流出老公滑搀搀的白浆,
我亦不多介意,当那些的白浆是润滑剂。我一棍到底,顶贴丽萍的子宫,丽萍像
条狗爬在床上,翘高臀部,让我由后面插入去,可以插得更深入。
  我捧著丽萍一对大奶搓捏,她的两粒奶头又胀起发硬。丽萍居然用半咸半淡
的广东话呻吟叫床。我抽插得更加卖力,两个性器撞击,发出辟辟拍拍声。丽萍
的淫水又猛流出来,好像流之不尽,弄到一床都是秽迹。抽插了五、六十下,丽
萍叫声越来越疯狂,到了忘我境界。我两手扶住丽萍那个肥臀,下体猛力向前挺,
大起大落,每一下都直插到底,撩及她的花心。丽萍被我抽插了过百下,终于崩
溃,阴道肌肉仿似天崩地裂,收紧再收紧,夹得我的大肉肠亦忍无可忍快要爆射,
我快快把大肉肠从丽萍的阴道抽出,把丽萍翻了过身,实行正面攻击,两条肉虫
在床上翻来覆去,直至我在丽萍的阴道里喷入精液,才暂时平静下来。
  享受到两次高潮的丽萍,似乎意犹未尽,想再战多一个回合。她老公勉强应
战半个回合,未能令丽萍有高潮,他显得有点沮丧。我安慰他勿灰心,表示一次
比一次进步。刚开始时,他的肉肠放在丽萍口中,任她吹吮毫无起色,简直是废
柴一条,但第二次借助仪器,已能站起来,跑了一次短途,虽然未能与丽萍齐到
终点,但已有改善,假如再来第三次,相信有机会满足到丽萍。我又称赞他站起
来时很有威势,丽萍亦鼓励一郎再试一试,她希望他可回复信心。
  我在想有甚么办法令老公在射精之前已可令丽萍有高潮。丽萍又入浴室冲洗
身体的秽迹。我向她老公提供心得,告诉他丽萍像狗趴著,然后从后面干时最容
易来高潮。然而以她老公目前的性能力,难以支持至丽萍有高潮他才射精。他想
丽萍在高潮来临时仍可夹实他坚硬的肉棒。我遂建议这次由我打头阵,将丽萍放
乾,才由他接力上,这样他要不太离谱,必定可以支持到丽萍有高潮他才喷射。
  丽萍洗得白白净净从浴室出来,也同意我这做法。接著,她老公站在一旁观
战。
  我先上阵,用舌头猛舔丽萍丰满的阴户,不消三几分钟,丽萍又被我弄得淫
水涟涟,这次我先来一招老汉推车,传统招式虽然没有什么技巧,但胜在够实用。
  丽萍粉腿高抬,让我握住她的脚踝。我先吻了吻她白嫩的肉脚,然后由她的
玉手把粗硬的大阳具带入毛茸茸的肉洞不徐不疾推送,大约四、五十下之后,丽
萍又开始呻吟。她这次呻吟之歌用日文唱出来,另有一番韵味。丽萍这个骚女人,
不要说她老公身体有问题,就算一个身体正常而性能力普普通通的男人,遇著她
也会吃不消。
  我自问床上战斗力顽强,尚可以驾驭她。
  由于和她老公说好我打半场,故我估计差不多时间便把丽萍翻了个身,叫她
伏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抽插,同时叫她老公热身,准备接棒入洞,她老公在辅助器
帮助下,肉棒可勉强竖起之时,我随即撤退,让他补上空档。
  而我半途抽出,无处发泄,惟有把剧烈抽搐的大肉肠塞入丽萍的嘴巴。丽萍
张大嘴巴含著阳具,我尽情在她的嘴巴内喷射,热烫烫的精液射出,直冲入丽萍
的喉咙,丽萍把我的精液全吞掉,连剩余在顶端裂缝的一点一滴,她也不浪费,
舔吃个乾净。我恐怕丽萍一会儿肉紧的时候咬我一口,射精之后就匆匆把阳具从
她嘴拔出,不敢让她含住。
  丽萍刚才被我抽插百多下,亦已差不多,她老公再抽送多三、四十下,丽萍
低沉吼叫一声,便去到高潮,而她老公竟然还未出精,他终于可以在丽萍欲仙欲
死的景届时火上加油,这对治疗他心理是非常有帮助的,望著丽萍在他棍下进入
高潮而昏迷过去,他的英雄感终于回来了。
【完】